透明人

肝游戏肝的昏天黑地的一天

这种时候就会冒一些黑脑洞

hpau 鹰院维×蛇院勇 

蛇院尤里狮院披集做勇利闺蜜

维克托那边固定有老克加光虹

狮院还有建国 雷奥JJ

设定老维和哈利同年,勇利低一年级

跑HP原作剧情

麻瓜家庭出身的老维(依然有钱人)和拥有悠久历史的日本魔法家族出身的勇利(纯血)

不过这个勇或许阴暗...

鹰院感觉是积极参战和作壁上观都有...老维算是作壁上观派的,而勇利是蛇院周围的人很多都和食死徒有关,在日本的家族也被食死徒邀请(当然是拒绝),有巫师血统的尤里(不是纯血)则是跳脚的反对派

披集积极参战,然后就肯定被食死徒折磨得很惨(话说你干嘛虐大佬)

原作第七卷他们都还在学校,很想看在开战之前他们的抉择

噢那到底是赫敏成绩好呢还是老维成绩好?

emmmm这样的话要从第一卷写到最后一卷吗

而且这剧情会被我弄得很虐

不想写

被诅咒的孩子他妈的德哈发糖啊(滚你又不吃)

 

我想举办一届胜生勇利蛋蛋锦标赛不知各位想不想要围观
目前有这么多开车图,勇利的○○有很多出场机会
我们会看见不少画手太太笔下的○○
锦标赛就是要评选最可爱的○○
由各位观众姥爷投票好了
开车图限定勇利单人和维勇

emmmmmmm
嘿有人理一下我吗?(暴露性癖没脸见人
不是黄瓜是○○!!!!!

无责任P站同人文推荐第九弹

P站已经被没什么梗玩了,质量都不太好

最近只有这几篇


しらたま

S◯XTING

【SEXTING】

未交往的维勇

还保持着一般师徒关系的维勇同居着,有一次维克托出差,勇利在家里看家,勇利收到了底特律时代认识的女孩子的短信,聊到晚上就开始聊骚调情,一不小心手滑把要发给女孩子的照片发到维克托那里去了...

sexting就是指性爱短信

英文调情带感度爆炸,强推

一颗赛艇


藍子

エレベーターに閉じ込められたら

【如果被困在电梯里的话】

超短篇,买完菜回家的维勇遇上停电被困在电梯里面的故事,孤男寡男(?)被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呢?


猫池

そして二度目のゴングが鳴った

【于是第二次大战的钟声又敲响了】

维勇幼稚鬼,闹别扭的两人想方设法作弄对方,你们是小学生吗?

第一轮比赛的胜者是谁呢?

有毒wwwww

这篇 @桜井はるか 太太尝试拿授权,失败


上原あおい

世界一モテる男は僕のリビングレジェンド?

【世界第一受欢迎的男人是我的当代传奇?】

傻白甜,tag打了泪腺崩坏,我就全程wwwww

万能老维要把勇利宠坏了,勇利很不安,去了找米拉学做菜,然后皇帝砸了醋缸的故事


まな@氷奏4【6Bか05a】

スウェットと僕と彼の三角関係について

【关于汗衫和我和他的三角关系】

小短篇,同居了的维勇在休赛期的一天晚上准备迎接初夜,不安地坐在床上听着维克托的冲澡声的勇利开始思考,发现自己穿着的汗衫实在不太合气氛,慌张之下,他开始寻找解决办法...

可爱死了

授权失败×2


樱花就是不安...非常不爽快...反正我没差

【维勇/勇勇】旁观者清2

前篇点我

7000字加长林肯 暴走司机全程飙车

傻黄甜

维勇交往

通常勇×eros勇 互受(?)

维克托全程旁观


Narcissism


哭哭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自家男朋友吵架了之后,抱着毯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声地抽泣着。客厅没有开灯,让被男友嫌弃了的尼基福罗夫先生的背影显得更加凄凉。马卡钦年纪大了,早早地在客厅一角的小窝里咬着最喜欢的玩具流着口水睡着了。没有男友的体温,也没有爱宠的毛绒绒,奔三的大男人把脸埋进毯子里哭得更厉害了。

勇利这个谎话精!!!!!!




点我直奔终点站



写完觉得自己好智障



【维勇】旁观者清

脑子进水了瞎写的车

维克托有偷窥行为慎!!!


Masturbation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个不称职的教练。他从不明白如何把握关心学生的度。

他也很清楚自己的问题,虽然自己心中的某个角落唾弃过这样的自己,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现在正在偷窥自己的学生。

他正在偷窥自己的学生。

他昨天也偷窥了自己的学生。

他知道自己明天这个时候也会拉开这条缝,偷偷地把摄像头和麦克风放进去,方便自己进一步“了解”他心爱的学生。

好奇自己喜欢的人晚上在房间里干什么有什么错?

维克托是一个懂得直面自己内心的人。

而他那心爱的学生好像也和他同样,他对于自己执着追求的东西总是表现出少有的勇敢和魄力,总是忠实地表现出自己的欲求。

今天,不仅是维克托,勇利也收到了快递。现在,通过调整好角度的摄像头和麦克风,维克托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勇利坐在榻榻米上,用剪刀温柔地拆着快递的画面。

不过,今天的勇利有点兴奋,脸颊红红的。

勇利拆得有点慢,所以维克托走神了。


ao3永远保存版




不出意外这个是个小的系列...

预定一辆勇勇...

【维勇】飞速成长(四)

猫化傻白甜养成逻辑出走ooc


维克托又在网上买了新衣服,回头看见猫形态的Yuuri正趴在毯子上看电视,电视上播着动画片,Yuuri晃着他的尾巴看得津津有味。算了下时间,Yuuri也在他家呆了两个月了,变成人形,也健康的六岁小孩了。按照常理,六岁该送去读书了,不过他还做不到保持人形一整天,根据Yuuri的说法是会累。而且,Yuuri的生长速度太快了,不出一年之后他就会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年模样。

这么想着,维克托没关掉购物网站的页面,去搜寻一些绘本图书,供Yuuri学习用。

其实维克托还有一些别的烦恼。曾经孤独一个人的他是会经常呼朋唤友,去酒吧喝酒或者是开派对之类的每周一两次总是有的,但是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和朋友一起玩了。维克托一边浏览着和朋友的群组聊天消息,一边感慨着他们肯定不懂他想满世界炫耀Yuuri的可爱但是现实情况不允许的纠结。不过维克托也不禁叹了口气,在这么被这些人说见色忘友也不太好,但是他得好好想想怎么办。

 

“Yuuri~”

Yuuri最近热衷于读各种的书籍,还有电视上播的花样滑冰比赛。之前花样滑冰俄罗斯国家锦标赛进行的时候,是维克托把Yuuri抱在怀里一起看的。不过他很清楚自己可能没有这个机会去试一试滑冰了。

听到从卧室里传来的维克托的呼唤,Yuuri放下手中的书,从沙发上滑下了,甩开脚丫往卧室跑。

“我给你买了新衣服,过来试穿一下。”维克托在网上看见了新款的小西装,心想就算Yuuri不能上学也要让他穿上这个,浑然不知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从黄金单身汉直接转变成傻爸爸,咧着心形嘴耽于自己的幻想中。

转过头看见走过来的Yuuri,维克托惊叫出声:“Yuuri!怎么又不穿裤子!?”

Yuuri一脸别扭的别开脸,不情愿的说道:“尾巴不舒服…”

现在的Yuuri为了看书学习方便,长期保持着人形,但是也有保持体力的顾虑,所以就把耳朵和尾巴伸了出来。所以,从结果来看,Yuuri现在穿着略长的家居T恤,光着下身——是的没穿内裤——但是穿着袜子,出现在维克托面前。

“Yuuri…至少要穿上内裤好吗?乖…要不你会着凉的…”

噢,上帝在上,维克托绝对不是因为这种狗屁原因让Yuuri穿好裤子。

“去把内裤拿过来穿上,好吗宝贝?我以后会给你的尾巴留个洞的…”

维克托在Yuuri委屈巴巴地转过身的时候,拍拍他毫无遮挡的屁屁。

Yuuri回来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地穿好内裤和裤子,顺便把耳朵尾巴也收起来了,维克托也重新挂上冒着傻气的笑容,手把手地给Yuuri换衣服。

小西装虽然贵但是必须合身才好看,明知勇利可能穿不了多少次,维克托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右手点击了购买。看着被修身的衬衫马甲和新潮的背带短裤衬托出不一样的可爱的Yuuri,一边感叹着这套衣服真值,一边指挥着勇利转圈圈换角度举起手机猛按快门。

“Yuuri~你喜欢这套衣服吗?”

这个星期开播的电视剧的主人公是个看起来比Yuuri大几岁的男孩,也是穿着差不多的西装制服,总是开朗的和朋友玩耍。

“嗯…”虽然很高兴能穿上这样的衣服,维恰看起来也很开心,不过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既不是人类也不是猫的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Yuuri?怎么了?”留意到Yuuri的情绪不对劲的维克托赶紧丢下手机,把打扮成乖学生的Yuuri抱到膝上。半猫半人的男孩瘪起嘴,一向甘美如同蜜糖似的眼睛现在也泛起苦涩的泪光,Yuuri摇摇头,用尚且幼小的手臂圈住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Yuuri,亲爱的,可以告诉我怎么了吗?”维克托努力地不让埋在他胸前的Yuuri听见他开始慌乱的心跳,尽力保持平静,温柔地用手抚摸着男孩的脊背,想要为他驱散心中的阴霾?

“我…我到底是什么呢?”从Yuuri的回答中,维克托可以分辨出些许哭音。

“Yuuri就是维恰的Yuuri噢~”

“但…但是维恰不会像我一样变成猫咪,在电视上和书里也没有见过能变成人的猫咪,或者能变成猫咪的人…”勇利从维克托怀中抬起头,晶莹的泪珠已经快要溢出眼眶了。

维克托不仅感觉到努力抱住自己的Yuuri的手收紧了,还感觉到自己心脏被无名的力量给揪紧了。

“抱歉…我其实也不知道…”维克托开始犹犹豫豫地开口,不过看到Yuuri骤然涌起的不安,便赶紧说道:“但是没关系,我可以带Yuuri去找。而且你看,我们可以去交些朋友,Yuuri那么可爱,一定很受欢迎的。”

“我们明天晚上去交朋友好不好?”

 

“什么啊老头子,终于肯从家里出来了吗?”

 

“嗯?和尤里来我家?可以啊。话说回来你怎么最近一直都不出来啊?啊?什么?”

 

维克托很忐忑地带着穿着新买的小西装的Yuuri来到他的好友克里斯的家。据维克托所知,今天他邀请的两个人都是喜欢猫的,而且养了猫的。要介绍“朋友”,那是最快的方法。

“所以这就是你这么久都闭门不出的理由?”克里斯托着腮帮子,感兴趣地看着和两只猫咪滚在一起的男孩。

维克托重重地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我真没见过能和我家的猫这么快混熟的人。”尤里嘬了一口橙汁,看着三只小可爱,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话说维克托你真的没想回答我的问题?”克里斯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硕大的冰球碰撞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这样…”维克托沉吟了一会,回答道。


啊没有写大纲就是这种不知道会飞去哪里的剧情

说了什么我去躺躺再想

什么时候才能开启(哔——)的剧情啊

无责任P站同人文推荐第八弹

魔性的猪排饭专场

主要是勇利怼各路女路人的故事

一次吃撑,以后看到这种梗要躲着走

协力: @桜井はるか 


空猫

ロシアマスコミにおける勝生勇利の扱いについて

【关于俄罗斯媒体是如何对待胜生勇利的】

第一怼,前女友找到冰场闹事,胜生勇利低盐无奈表情稍加教育,某女就傻都说不出来了,然后被来采访维克托的媒体碰见,全程直播...

非常好的一篇,虽然前女友战斗力有点低,但是勇利的一番话讲得非常在理,没有装逼感,滤镜厚如我已经被帅到飞了


藍子

だってヴィクトル、僕のこと好きでしょ?

【因为维克托喜欢的是我啊?】

第二怼,勇利和维克托出席酒会。

:维克托因为和熟人打招呼离开了!

:你的面前出现了某个女模特

:她向你发出了嘲讽攻击!

选择:1.呼叫维克托  2.走开  3.发动女王气场技能

你选择了3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しげよし:連投すみません

世界に発信された「勝生勇利」の話

【被向全世界发布的“胜生勇利”的故事】

这篇只提一句话,无责任翻译如下

“怎么说好呢,果然还是脸吧,下了冰场的维克托就只剩下脸了啊。”


ぶちゃし@次作upまで。ノシ

どう足掻いても敵わない、絶対無理だと思い知れ。

【让你切身感受到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用,绝对没有胜算】

在俄罗斯勇利被维克托的狂热粉丝骚扰,甚至被伤,然后在ice show闪回去的故事

不算在怼,毕竟有维皇(手动微笑)


世界でいちばん女王様 【世界第一女王大人】

这篇略智障


楽園から追放されたのは誰だ

【被从乐园流放出去的到底是谁】

被某前女友请吃下午茶的勇利

最后一怼,收尾收的好


しらたま

ロストバージン

【Lost Virgin】

两个直男(?)喝醉酒擦枪走火,一不小心本垒的故事

略粗暴,开黄腔


明明我看过很多女路人的文,但是要找起来为什么统统不见了...


有人问过我机翻的问题

我随机选取了一些长句子和对话来测试,百度,谷歌和有道,日翻中都不行,谷歌日翻英就可以,起码能看懂,准确率有八成(出现的问题有名字的拼写错误,主语和人物指代错误等等)

所以如果完全没有任何日语基础我并不推荐去挑战用机翻来看懂日语小说

至于其他的翻译软件我没有测试

翻译系统很深奥,本身这些小说人工翻译就很不好弄,就不要去难为机器了,去提高自己吧


无责任P站同人文推荐第七弹

真的最近拼命在看啊

所以就不想写更新了嘛


暗黑病娇专场

不喜绕路

真的日本人还是很变态的,不要高估她们的下限

7/19更新


先从症状比较轻,总体来说称得上暖的来讲吧


ナッツ

My Precious

这篇的维总之就是嫉妒,然后嫉妒到是病的地步了,但是隐藏住了,隐隐的有监禁的意向,不过没有明确地写出来。

病娇风味的甜饼

お風呂に入れない

【不能泡澡】

同作者的一篇,勇利依存重症患者维克托。也是有些许病病的,不过只是调剂,本身是挺甜的。


高瀬

フェロモン・トラップ

【信息素陷阱】

反転、フェロモン・トラップ

【反转,信息素陷阱】

前篇勇利,后篇维克托。这个是搞笑的病。但是后面的维病得比较严重。

ABO设定,在隐退之后发现自己变成O的未分化勇利已经决定了要离开维克托,但是自己想要维克托的孩子,便千方百计勾引和维克托一夜情,想着怀上了就跑,不过没想到维克托还是追上来了...

维克托表示,呵呵

其实这个挺好笑的。


接下来请好孩子全程回避,就算喜欢病娇也可能并不喜欢我推荐的,请注意


ろゔ。(看着人的文之前要三思)

ニーレンベルギアの番。

ニーレンベルギアの番2

病病病,维克托重度有病,监禁有,气氛压抑,勇利也有重度的焦躁和自卑。ABO生子

在索契的会场,勇利为了掩护维克托,被他的疯狂的粉丝所伤,失去了双脚,在医院醒来后,维克托想要对勇利负起责任...

命运的番的味道是深爱之人的味道

这篇是甜度为零,就算两个人HE了,也觉得刀子一片片,但是勇利的心理压抑的氛围写得不错,个人觉得很震撼

甘い卵焼きはもう食べられない。

【已经无法再吃到那甜甜的煎蛋】

有史以来最挑战我下限的一篇,亲父子,你没有看错,是亲父子

角色崩...不,看病娇是不能追求角色还原的

非常不推荐,我只能这么说,不过作者文笔很好就是不懂得下手轻重...


みずあめ

魔法の鏡

【魔镜】

是一个小短篇,以维勇收养的孩子为第一视角

虽然萨夏是收养来的孩子,但是他和维克托极端地相像,而且他从一开始就对他的养父——勇利,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これは引くよ(真剣


非常階段からダイブ    

【Dive】    

ダイブからのキャッチ

【Catch】  

讲到病娇就必须又拉这个啊,吊打全场啊,这个虽然雷点很多但是又病又甜超级好吃啊

路人勇R18 滥交  病娇  自杀未遂  互相欺骗

介绍在之前有写


茈@6月バンケ

きみと生きる世界

【与你共存的世界】

这个,是我在做的时候找到的,翻一翻觉得莫名甜,大家可以尝试用这个入门


说真的猫化那篇又没有码大纲,又不想写严肃剧情,只想哔——

【维勇】飞速成长(三)

猫化

逻辑出走OOC

傻白甜

好了我这文目的就是写幼勇和养成的企图已经完全暴露

不过这章过度

天哪我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哔——)


维克托也没有单纯沉浸在萌杀世界的Yuuri的笑容中。幸好维克托的职业是自由撰稿人,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就搬了笔记本电脑到客厅,坐在羊毛地毯上,一边敲字,一边照顾在地毯上打滚的Yuuri。当然,现在维克托的电脑屏幕上不是工作的界面,而是著名的线上购物的网站。

拥有两种形态的Yuuri可是需要很多东西的,维克托下滑页面,检查了长长的购物车的清单,露出一个满足的笑,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网页的界面就显示为购买成功。

另一边,Yuuri就玩厌了在毯子上打滚的游戏,开始了爬上沙发的挑战。只有一个月大的幼猫形态是没有这个力气去跳上沙发的,想要后肢立起,用前肢去够沙发的边缘又实在是够不着,比较幼小的身体还不会把握平衡,后脚一个不稳,猫咪就向后倒在毛毯上。

不过这可爱的精灵没有放弃,红褐色的眼睛瞪大,一眨不眨地看着跟前巨大的沙发,在他挥动着四肢想要挣扎着起身的时候,无意识间,便又变成人形了。

Yuuri抬起手臂,好奇的双眼端详着自己变成人类的爪子,又张开嘴把手放进去吸吮,嘬了几口之后,把手指拿出来,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至于维克托现在举着手机录像中。

失去了对手的兴趣,Yuuri坐了起来,尝试着用人类的身体去往前够沙发。作为人类的身体比猫要大上几倍,只要半跪着立起上身,就可以把手臂搭在沙发上了。不过这还没有达成勇利的目标,勇利扶着沙发挣扎着站了起来,让身子更加往前趴,肉肉的脚掌努力地踮起,想要彻底地爬上沙发。终于,在几次的尝试之后,Yuuri学会了利用他的脚去攀上沙发,他颤颤巍巍地在柔软的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朝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捂住嘴巴的维克托露出不敢置信的欣喜笑容,双眼亮闪闪地看着他。

“啊!!Yuuuuuuuuri~~~做得好!你最棒了~”维克托也顾不上录像,猛地扑过去抱住Yuuri。

“好~”

在这一天中维克托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专注在工作中,Yuuri只要醒着他就要多留一个心眼,每两三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奶,还要抓Yuuri是猫咪的时候喂。

Yuuri的变形实在是不稳定,似乎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要怎么控制自己的变化,有时为了钻进维克托怀里会是猫咪,睡着了会不知不觉变成人形,维克托硬硬的膝盖硌到疼了,想要爬出来,但有不知道要怎么变回猫,又是只有尾巴和耳朵冒出来,引得上方的维克托一阵惊叫和划手机的声音。

维克托这边就开始手忙脚乱了,除了要给Yuuri喂食,还要给他检查皮毛,哄他上厕所,注意勇利不能保持人形太长时间而且随便乱走,要给他好好地围上小毛毯,本原的姿态的话是很容易感冒的。

幸亏这个服务网站还是很靠谱的,在一个星期之内就把东西都送到家了。维克托爸爸可是很周全的,小衣服小毛毯小枕头,幼儿用的日常用品和副食,家具棱角的软垫,猫咪用和幼儿用的玩具等等,凡是维克托能想到都买齐了,至于要放在车上的儿童座椅,他得有空的时候出去店里买,现在维克托不能把Yuuri留在家里,带他出去如果中途变化了就会引起不得了的骚动。

今天是勇利到维克托家来的第七天,维克托竟然连家门也没有出去过。维克托看着又长大了不少的Yuuri,想起第一批买回来的衣服已经觉得袖子开始变短了,不禁叹了一口气。

不过令人振奋的是,Yuuri在这一个星期中不但没有出什么毛病,还健康地长大了,和维克托和谐相处的一个星期间,学会了使用人形摇摇晃晃地走路,两种形态都可以自己上厕所,更重要的是Yuuri能听懂一些维克托的话和使用一些简单的单词来回答。

Yuuri会奶声奶气地喊自己维恰!!!!

包含着这种自豪和感动的小视频每天都有好几个。

 

维克托也实在受不了宅在家里更久了,哄Yuuri变成人形,给他穿上新买的,故意买大一点的冬天衣服,把他带了出门。

这一次只是出门买点菜和日用品而已,很快就回家。在超市里,维克托先是牵着勇利的手,另一手推着小推车,慢慢地走,毕竟第一次出门的Yuuri用闪闪发光的眼神打探这四周的时候,他可不忍心打扰。

没把超市逛一半,Yuuri就开始张开手,撒娇道:“维恰…抱抱…”

维克托也藏不住嘴角的笑容,蹲下身子,用一只手臂抱起Yuuri,他也乖乖地坐进维克托的臂弯,手臂圈住脖子,还给维克托的脸一个亲亲。

 

维克托给买了儿童座椅之后,Yuuri就能去更多地方了,他也懂得了只要出门就必须变成人形也要忍着不变回来。

Yuuri在家的时候几乎都是猫的形态,变成人形也会保留尾巴。在他的50天的生日之后(维克托爸爸十天就会给他过一次生日),他也能渐渐地控制身体形态的变化。在维克托面前表演了从小猫变成人,然后伸出尾巴再翘起耳朵之后获得了好一阵的亲吻之雨,Yuuri又自豪又高兴。不过,和维克托亲亲完了之后,又被哀求做了好多次,让Yuuri觉得有点厌烦,悄悄决定再也不做了。


恒星更新所以我更新都是现码,说真的bug什么的饶了我吧

3个月的小猫六岁了

下章开始搞事了(微笑)

【维勇】飞速成长(二)

猫化

逻辑出走OOC到宇宙

卖萌先卖到这里吧,后面就是养成了(微笑)


维克托好好地给小猫咪喂了奶,又好好地撸了一会猫,给热水袋重新充了电,把箱子捂得暖扑扑地,拍拍Yuuri的头,打算去冲个澡就上床睡觉。

当他冲完澡出来经过客厅想看一眼猫咪睡了没有时,他发现那黑夜的精灵从纸箱里露出半个头,温顺的眼眸饱含着期待地望着自己。

没有丝毫犹豫,维克托快步走了过去,把Yuuri用绒布卷起抱在怀里,带他一起进卧室。

犹豫了一下小猫该躺在他的臂弯里还是手心里,维克托有点担心离开暖和的箱子会让猫咪着凉,自己偏高的体温倒是能温暖小家伙,只是维克托不确定晚上的睡姿变化会不会压到他。

正在维克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被维克托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的Yuuri开始踢动四肢,他吓了一跳,慢慢地把手中软乎乎温热的一团放下,正好落在自己的胸口上。

Yuuri四肢着在维克托的胸口,摆了摆细长的尾巴,张着乳牙都没长齐的嘴巴打了个哈欠,就蜷起身子在维克托火速涨红的胸口上睡着了。

在熄了灯的房间了也能清楚分辨的绝对的黑暗,毛绒绒的一团随着呼吸小小地起伏着,胡须一抖一抖的,和维克托和呼吸相一致。维克托呆呆地看着眼前宁静的一幕,嘴角不由得挂上了笑容。

今夜似乎能做个好梦。

 

不,这是不存在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维克托就做起了噩梦,胸前似乎压了一块巨石,让他呼吸困难。

维克托在半梦半醒间伸出胳膊想要移开胸口上的重物,不料却碰到了软软的一块。

软软的?

维克托一瞬间清醒了,想起昨天晚上入梦前的情景,猛地抬起脖子往胸前一瞅。

嗯?

眼前的是一个有一两岁的人类宝宝。

惊讶归惊讶,这么下去维克托自己要窒息而亡了,维克托放慢了动作侧过身,并用手腕做缓冲,让他躺在床上。

宝宝枕着他的小臂睡得很熟,维克托的动作并没有打扰到他,纤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

所以小猫变成了小孩吗?

维克托其实脑洞不大的,也没有见过什么奇幻的事件,不过对于当下的这种情况只能这么解释了吧。

宝宝那短而柔软的黑发也和昨晚的猫咪相像,性别…也是一致的,一个月大的猫咪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也是相切合的。

维克托情不自禁地用另一只手小心地抚摸起宝宝柔顺的黑发,白里透红细腻光滑的脸蛋,正当维克托想把手往下伸时,宝宝皱了皱眉咕噜地转过身去,露出了一条刚才还没有的尾巴。

对刚才还没有的。

因为不止尾巴,黑发里还支棱起了一对猫耳朵。

噢,Yuuri。

刚刚还弥漫在心头的关于去养一个人类小孩的隐忧统统都不见了,光是这屁屁上长出一条可爱的尾巴,就可以让维克托的心在一瞬间融化。

我是有多么幸运,捡到了一个猫小孩。

浑身都在冒爱心和小花的维克托禁不住再次向那丛黑发伸出手,顺便摸摸那对让他挪不开眼的耳朵。

这似乎又再次惊扰到他,Yuuri想要避开在他头顶作妖的那只手,向前一翻,在床单上的又只剩下昨晚的黑猫了。

 

这之后猫就直接被吵醒了,一反昨晚的虚弱,小猫精神地站了起来,尾巴也翘得高高的,仿佛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吵醒的,还相当主动地凑近昨晚爱抚过自己的手掌,用脸蹭了蹭。

维克托虽然没有好好享受一番人形Yuuri的可爱,但是小猫咪的Yuuri也让他无法拒绝,持续在床上呆坐着冒了5分钟的爱心和小花之后,他终于肯抱着小猫出房门,并给他准备早餐。

将近半个小时依然保持着嘴角带笑,脸部肌肉也不觉僵硬的尼基福罗夫先生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小黑猫昂着头和完奶瓶中的最后一滴奶,不由自主地凑上前去,偷到一个奶香味的吻。

“早上好啊!Yuuri~我是你的爸爸维克托噢~~”维克托一边咧着心形嘴,一边向着手心里捧着的猫咪做着自我介绍。

小猫好像听懂了什么,前肢向前挥动着,发出喵喵的叫声。

“对哦~我是维克托~”

Yuuri的四肢踢动地更厉害了,更是不停地叫。

“诶,Yuuri?怎么了?”

在一眨眼的功夫,两手抱着的就不在是轻盈的猫咪,而是有相当重量的小宝宝,维克托被这预想不到的重量吃了一惊,立马把Yuuri放在他的大腿上。

变成人形的Yuuri依旧挥动着他的手臂,揪住他的衬衫,将身子贴向他的胸膛,蜜糖似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闪闪发光,脸颊红红的,粉嘟嘟的嘴唇中吐出奶声奶气的发音:“贝库…朵”

要升天了。

维克托在激动之下紧紧地抱住怀里热乎乎的小肉团,在苹果一般的脸蛋上啾咪了好几下。用自己兴奋地要哭出来看起来亮晶晶的眼睛和Yuuri那天然亮着小星星的眼睛对视。

“维克托!”

“贝…贝库朵!”

“维·克·托!”

“维库朵!”

这一来二去的,Yuuri还是没能好好读出维克托的名字,有些消沉地低下头,把可爱的小嘴巴也瘪了起来,圆圆的大眼睛也看着要蓄起泪光。

维克托看到这阵仗也慌了,手臂不由得收紧了些,忙道:“没关系的Yuuri,我们可以慢慢来。对了,你可以叫我维恰。”

“来,宝贝。维~恰~”

“维…维恰!”

虽然有点含混奶声奶气的,不过好好地被叫出了名字,维克托觉得自己不能再高兴了,便低下头,在Yuuri的额头上亲了一大口。

感觉到被认同的Yuuri,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维恰~”

“Yuuuuuuuuuuuuuri~”